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涨姿势涨姿势

中药到底是“纯天然无毒”还是“是药三分毒”

上善若水2020-01-18 11:55:47【涨姿势】 69人已围观

简介从小到大,我从师长的口耳相传与电视广告的宣传中所得到的关于中药的印象是“纯天然”、“无毒副作用”、“标本兼治”,并且中药常常被拿来和现代药物(即所谓西药)进行比较。大多数中国人通常认为西药见效快但是治

从小到大,我从师长的口耳相传与电视广告的宣传中所得到的关于中药的印象是“纯天然”、“无毒副作用”、“标本兼治”,并且中药常常被拿来和现代药物(即所谓西药)进行比较。大多数中国人通常认为西药见效快但是治标不治本,中药见效慢但是往往治本,而“治标”被认为低于“治本”,因为只有实现“治本”才能“标本兼治”,故而中药被普遍认为比西药高级、安全、健康。然而中药毕竟是“见效慢”,这对于现在快节奏的生活而言未免太不方便有效,而西药虽然被多数中国人认为“不治本”、“副作用大”,但其见效快的优势却又过于显著,故而聪明的中国人立刻就想到了结合两者的优势。我清晰地记得在一个电视广告中,夹在老妈“中药好”和老婆“西药快”争论间的儿子无奈地喊出了“中西结合”的口号。

虽然我在高中时读到语文课本上《<呐喊>自序》里鲁迅的话“中医不过是一种有意无意的骗子”时印象非常深刻,但其实一直没弄明白鲁迅这句话的真正含义,也因此对中医药的本质并无深入的了解,总以为中医理论虽然荒谬,但中药应该还是无毒有效的,我也在这样的认识中度过了整个大学阶段,每次得病以后去校医院,医生开的药里面总包含着很高比例的中成药,特别是牛黄解毒丸,简直是万能神药。直到进入研究生阶段,我才发现原来社会上存在着另一种有关中医药的意见,也才意识到自己竟然被蒙蔽了这么多年。

中国绝大多数的医生(包括现代医学的医生)在给患者开药的时候其实都在有意无意地暗示患者中成药是纯天然无毒副作用的(患者自己往往也深以为然),他们在给患者开真正能治病的药物的同时,喜欢或被迫通过开一些中成药来赚取外快。如果患者没有因为服用中成药中毒,“中药纯天然无毒副作用”的印象会在患者脑中进一步强化,但是当患者因为服用中成药中毒时(或患者对中药纯天然无毒观点提出质疑时),医生的说辞却基本变成了另一套:“是药三分毒,中医从来没有说过中药是纯天然无毒的,主张中药纯天然无毒是不懂中医的人说的话”。

那么中药到底是“纯天然无毒”还是“是药三分毒”呢?事实上只要稍微调查研究一下有关中成药市场的现状,就不难得出“中药不可能是纯天然无毒”的观点,首先认为纯天然的东西就等于无毒副作用就是一种很可笑的逻辑,事实上属于纯天然却有毒甚至是剧毒的药物在自然界到处都是;其次中药中毒事件层出不穷,特别是以“马兜铃酸肾病”、“何首乌导致药物性肝炎”、“云南白药回收门”、“中药注射剂致人休克身亡”等事件为代表的中药安全事件引发了全社会对中药有效性、安全性的质疑;最后是事实上目前没有任何一种中成药通过了严格的三期临床实验,继续宣传“中药纯天然无毒”在当今社会已然是一种有意的欺骗。

1.是药三分毒吗?谈毒性不谈剂量是耍流氓吗?

现代药物(也就是所谓西药)的毒副作用不论高低,基本都会在说明书里写出来告知消费者,让医生在开药时、患者在用药时都能做到心中有数,这是国际医学界的通行做法。厂家在申请新药时,也应该是先做好大样本随机双盲对照实验,做好三期临床实验,弄清楚有效成分和毒副作用再上市,这也是现代药物的国际通行做法。中药则不然,不论是否有毒,毒性大小,绝大多数写上不良反应、注意事项、禁忌的三个尚不明确。有人可能会认为“只要在一定剂量范围内,它就是安全的”,但是中药并没有做过大样本随机双盲对照实验,没有做过严格的药理学毒理学实验,存在三个尚不明确,请问怎么科学地找到“一定剂量范围”呢?患者中毒了就拿是药三分毒来搪塞,请问什么叫三分毒?如何定量?患者怎么知道应该吃多少?这难道不是最草菅人命的偷懒说法吗?吃死人了也不用负责任,这就是目前中药的特权。正确的做法应该是,先弄清楚中药是否真的有效,分离得到其有效成分、毒副作用、安全剂量,再上市。

“谈毒性不谈剂量是耍流氓”这句话过于绝对片面,因为也存在很多不因其剂量多少就有毒有害的药物或成分,当然这不等于我在支持“只看毒性不谈剂量”。对一个药物的使用要权衡利弊,既要看毒性也要看剂量,更要看为了治病用这个药是否值得。比如对乙酰氨基酚,用来缓解感冒症状是有明显效果的,而其副作用,则在安全剂量内是可以接受的范围,又比如放疗化疗都有副作用,但为了治病也不得不忍受副作用,这就是权衡利弊的结果。而云南白药是有更好的替代药物的(如扶他林),而毒副作用却不容小觑,因此权衡利弊,应该用更安全高效便宜的药物。任何一种结论,只要能找到哪怕一个反例,这句话在逻辑上就不成立了。例子谈不上极端还是不极端,更何况这句话本身就很极端很绝对,找几个反例恰好可以打脸一知半解、不懂装懂,拿这句话装逼的人。

中成药不标明毒副作用是普遍情况,是绝大多数中药存在的问题,而所谓的西药(现代药物)不标毒副作用这种情况肯定也存在,但比起中药就成了极少数,至少绝没有中成药这样超大范围、普遍不标。因此以“是药三分毒”这个说法作为中药不做验药和标注毒副作用的理由是不成立的。“谈毒性不谈剂量是耍流氓”这句话不是金科玉律,也不是定理,它不适用的情况多的是,比如致癌物,就不该谈剂量,而是应该避免。而很多人却拿这句话来搪塞药物的毒性,好像这句话一说,毒性就可以无所谓了,更何况是像中药这样没做过严格实验找到安全剂量的药物,就更加应该警惕这种说法,而不是别人一批评,就拿“是药三分毒”、“谈毒性不谈剂量是耍流氓”这种和稀泥的说法来搪塞过去,那根本是逃避责任,为害人害己在辩护。

“国家保密配方”云南白药在美国公布的“成分表”

2.复方配伍可以消除中药的毒性吗?

有一种意见承认中药存在毒性,但是认为通过“君臣佐使”的复方配伍可以神奇地消除中药的毒性。其实复方配伍并没什么“神奇”,用神奇来形容,已经是非科学语言了。绝大多数中药的毒性不能通过复方配伍消除。之所以没有导致那么多人死亡,是因为人自身没那么容易被较低量的毒性直接毒死,如果是剧毒药物你试试复方配伍能不能“消除毒性”,原理都解释不出来,光知道吹牛,靠撞大运,这是科学的态度吗?人只要摄入马兜铃酸,就会对肝肾造成不可逆的损伤,而多数含马兜铃酸的药物只是用来止止血、去去火,但是风险却极大,会致癌会导致死亡,其毒性也不能通过复方配伍消除。而明明有更好的替代药品却不用,以“世界上有这么多致癌物,不怕多一个,不用提心吊胆”来作为继续吃致癌物的理由,怕是在拿自己和别人的生命开玩笑。

找不到真正的有效成分,却提出所谓的“十几种有效成分”,吹嘘复方配伍的神奇,恰恰是中药找不到实实在在的有效成分的一种托辞,中药要现代化,中医要继续生存,就应该像屠呦呦所做的那样,提纯出青蒿素这样的单品,并明确知悉其药理作用、毒副作用,才叫真正的验药,但是这样做以后,青蒿素的本质已经变成了化学药,或者说是现代药物了,而这恰恰是中医药从业者所拒绝做的事情,并美其名曰“多重发挥作用,联合用药”,说白了就是一层遮羞布,其实根本就是拒绝严格验药,怕露馅被证明中成药其实没有药效,甚至偷偷在中成药里面添加了西药有效成分,这样的丑闻已经被曝出来不知多少次了。现行绝大多数中药并没有做过严格的大样本随机双盲对照实验,只有中医自吹自擂的所谓大样本实验,绝大多数是花钱造假,否则,但凡有一个靠得住的证明中药有效的大样本实验,早就发到权威科学期刊上了,也早就通过美国FDA三期临床实验了,中医粉也早就把它吹上天了。


3.以毒攻毒可行吗?

以毒攻毒,不等于后一种毒就会解,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其实是导致了双重毒性,加重病情,这是一种在大多数情况下错误的思维方式与用药方式,并不是科学结论。何况,“有毒的药材也可以入药用来治病”只是一个非常低的可能性,不等于有毒的药材就能治病,是否治病跟有没有毒没关系,而是应该做科学验证、双盲对照,拿出可靠的实验证据、科研论文,证明其确有疗效,才可以说有毒药材也能治病,请问中药做了吗?

中医和中医粉最喜欢举“砒霜治疗白血病”的例子来支持“以毒攻毒”的做法。实际上在中医的所有著作中,都没有用砒霜治疗白血病的记载,现代也并没有人用砒霜治疗白血病。有一类白血病用砷剂治疗有很好的效果,因为砒霜的主要化学成分也是砷,就被以讹传讹说成是砒霜治疗白血病。实际上治疗白血病的砷剂都是注射液,都是用化学原料亚砷酸配制而成的,不是用砒霜配制的,中医自古以来也不用注射液。最早用砷剂治疗白血病的是1865年国外的医生,用的是亚砷酸注射液(Fowler氏液),跟中医没有任何关系。

中医粉口中的张亭栋用的砒霜并没有用于真正的临床,实际上张亭栋转而去做亚砷酸注射液了,还美其名曰:“治疗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的特效药亚砷酸注射液的发明”,其实1865年就有医生发明,张却恬不知耻地以这个项目过了2016年国家科学技术“发明”奖一等奖初审,此事证明两点:张亭栋抢夺亚砷酸注射液发明权,忽悠奖项;张亭栋也知道亚砷酸注射液才是白血病的特效药,砒霜只是拿来忽悠用的,何况砒霜还有剧毒,治疗效果却很差,比起亚砷酸注射液不存在任何优势

中医理论不能算是一种科学理论,它本质上只是一种非常朴素的古代唯物哲学观。现代医学根本不需要中医来跟它结合,国外也没有中西医结合的门类,是中医从业者自己腆着脸要将中医跟现代医学结合,还美其名曰中西医结合。中医既往的用药习惯不是有效的依据,因为他们的选择大多数是基于经验,但经验常有弄错的时候,甚至仅仅是因为取象类比、习惯使然而已,未必是因为真的有效才那样选择,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何首乌,很多人民大众选择吃何首乌来治疗脱发和白发,很多中医药典籍也这样建议,然而科学验证表明何首乌并不能治疗脱发和白发,而且有严重的肝毒性,吃了会得药物性肝炎,临床上有很多吃了何首乌得药物性肝炎的病例。是否有效的真正依据应该是严格的实验数据、临床验证、病例报道。

继续主张和宣传“中药纯天然无毒”在当今社会已经是一种有意的欺骗,是一种谋财害命、草菅人命的恶行,任何一位有良知的民众都应该站出来揭露中药并非“纯天然无毒”的本质。“是药三分毒”是一种绝对化的、偷懒的害人说法,在科学逐渐昌明的今天,我们更应该应用现代科学技术对中药进行严格的验药分析,弄清楚其“三分毒”究竟是什么,究竟是否存在有效成分、安全剂量是什么、毒副作用是什么,并不再允许药物说明书上出现“三个尚不明确”,这才是真正为人民的身体健康负责。

Tags: 中药

很赞哦! (0)

相关文章

随机图文

文章评论

站点信息

  • 建站时间:2019-10-24}
  • 网站程序:Thinkphp6 Layui}
  • 文章统计520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统计数据cnzz统计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